Exacte Labs公司

有观点认为,技术园区只有工业生产设施或IT技术。但是事实上有各种从事不同经营项目的公司可以在那里找到适合自己的理想场所。因此,“Exacte Labs”实验室中心入驻“光荣”技术园区,这个实验室中心从事药物和医学测试的分析工作。Exacte Labs公司的总经理瓦西里·卡兹在接受莫斯科投资门户网站记者采访时介绍了关于自己公司的研究主题和一点关于印度的看法。

记者:瓦西里,您为什么选择这一方向的研究?

瓦西里·卡兹:2011年,俄罗斯联邦颁布的所有药品制造商需要在俄罗斯进行一些药物研究的法律生效了。人们都在说,这项法律让西方制药公司需要在俄罗斯联邦境内寻找实验室合作。

新法律的颁布奠定了制药公司与实验室开始进行研究工作的基础。我以前的工作经历也有从事过类似的活动,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机遇,决定尝试着这么做,看看最终会发生什么。对于俄罗斯当时的条件本身来说,这是很新颖的设想,因为这里几乎没有单独的实验室。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公司是市场上第一批尝试者之一。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的经营方向,从事的是什么研究呢?

瓦西里·卡兹:我们的实验室主要从事的是药物再生产的研究。市场上销售的所有药物可假定分为两个部分:原始的药物和仿制药。原始药物在生产之前需要进行一项7-10年时间的复杂研究,而在药物进入市场后有一段名为“排他性”的受到专利保护的时间。在专利有效期限结束后,您可以将这种(仿制)药物流通到市场,因此您需要进行一项相对而言比较小的研究,它被称为是生物等效性研究。在这个研究框架内,志愿者会在第一次吃原始药物,并在几周后吃经过研究检查的仿制药物。然后从志愿者中选择血浆样本,首先测定原始药物的浓度,然后再测定仿制药物的浓度。然后进行数据研究的对比:如果原始药物和仿制药物在血液中活性物质的浓度是相似的,那么这种制剂的作用是等效的。我们的工作就是探索样品并向制药公司提供报告。

2015年底,我们决定开辟一个新的市场-兽医医学。我们建立的兽医实验室叫“Enistest”。它与其他莫斯科的实验室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仅适用于“工业”,也就是动物:鸡、猪、牛。在这个市场上,我们的客户是俄罗斯最大的农业工业综合体,以及生产动物药品的西方制药公司。

记者:您打算进军国际市场吗?

瓦西里·卡兹:我们现在几乎是100%的负荷运作,没有空闲的的仪器和时间,所以我们不能积极的去寻找订单。在俄罗斯没有那么多的实验室,所以竞争力不是太高。如果我们打算扩建实验室,把我们的设备增加一倍,这时我们就该考虑进入西方市场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可以非常具有竞争力。

在这些研究的市场中,印度总是占优先地位。印度公司从事研究的所有成本都便宜了一倍,但同时他们的质量却不太好。他们因质量差而被美国药品代理机构和世界卫生组织反复定性。事情最后发展到美国药品代理机构在其网站上公开发布了一封不建议在印度进行研究的信函。大多数制药公司将研究中心从印度转移到欧洲和加拿大,这刺激并活跃了欧洲和加拿大的市场。

布拉格和巴塞罗有很多大型实验室。我相信我们不会比他们差,也更经济。但发展这些需要额外的设备。而一台设备的成本就需要大约40万美元。我们不是最大的公司,购买的每一台设备对我们来说都是一项成就。如果说在鼎盛时期印度的实验室有100台仪器,欧洲有 20台仪器,但在俄罗斯,一个主要的实验室大约有 5台仪器。而我们目前有4台设备。

其它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