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 Terra公司

莫斯科«口径»科技园是俄罗斯唯一一家在工业规模上生产分子生物学试剂的公司。Gen Terra公司的主任弗 拉基米尔·苏列维拉在接受莫斯科投资门户网站记者采访时指出在DNA、基因组测序以及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的计划。

记者:请问弗拉基米尔,贵公司的特点对于普通人来说,理解很复杂。请您更多的介绍一点关于您从事的事业吧。

拉基米尔·苏列维拉:我们从事分子生物学的试剂的生产。目前,分子生物学正在世界上经历着爆炸性增长。还在30年前,开启了一个叫“人类的基因组”项目,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需要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整个人类基因组的测序工作大约已经进行了20年时间。目前,通过飞速发展的技术,任何一个人的基因组都可以在一天之内测序完成,费用也比较低廉,只需花费几千美元的价格。

记者:请问,«基因组测序» 意味着什么呢?

拉基米尔·苏列维拉:每个生物都含有DNA。在DNA中,所有关于我们的外貌和内部结构的信息都是加密的。DNA是可以连接成一条长达数千万公里的巨大长线的一种小分子。它在笼子里以特殊方式折叠,我们现在可以测序它,也就是读取这个序列。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线程中的分子代表的是什么。在了解分子的序列后,我们可以了解DNA的蛋白结构的组成和它出现的原因,我们可以选择编程哪一组蛋白质,了解它是如何决定我们的外貌以及内部的结构。也是因为如此,我们可以改变这一点。

目前出现的可以直接影响基因组并治疗罕见的遗传疾病的新一代药物已经出现了。理论上,因为有编辑基因组的机制,我们可以创造突变体。直到今天,人造的身体已经在制造当中:重新合成基因组并嵌入活细胞中-这样创造一个没有自然干预的完全人造的人体。

现在这些技术正在蓬勃发展。在医学方面,我们可以通过测序诊断出多种疾病:例如,肿瘤学有很大进展。我们已经开始了解哪种肿瘤对哪种药物敏感。还有个性化的治疗方法:为了找出对症治疗肿瘤的药物,要对病体肿瘤进行测序。让人们有机会继续存活,因为早期治疗只能以实际的方式进行:给他们一些新药,然后再根据结果确定疾病有没有得到治疗。现在,一切都可以在分子性诊断的帮助下实现:比如产前诊断,以及100%亲子鉴定等。

记者:请问,贵公司从事的是什么行业?

拉基米尔·苏列维拉:我们制造人造合成的DNA。为了进行这样的测试,就好像在显微镜下你不会看到的一些东西。通过化学过程中特殊的酶,进行测序可以分析DNA的合成片段,在这些研究初期,使用这些合成片段。例如,我们知道我们寻找的是什么-我们合成它然后我们开始将我们调查的样本与合成片段进行比较。如果它们相符合,这就是意味着这正是我们在寻找并需要的东西。DNA研究的方法论是这样的:最初我们必须有DNA的合成片段–也就是所谓的寡核苷酸。我们以工业规模生产它们。

在俄罗斯有几家公司用科学的方法合成寡核苷酸。他们为科学研究制作的寡核苷酸数量非常少。而我们公司合成的寡核苷酸数量是克的量(克–对这样的复杂分子来说是非常多),然后将它们应用于海量的各种医学试验-例如,创建诊断试剂盒。也就是说,我们制作用于医疗诊断的原材料。在俄罗斯,我们是这一级别的唯一一家公司。在世界上,这些技术非常发达。在我看来,在人工DNA的基础上,2012年就已经出现以DNA分子形式的第一种药物。

记者:作为入驻科技园区的公司可以获得莫斯科政府和科技园的哪些优惠?

拉基米尔·苏列维拉:在欧洲,有一个CEO-标号:在实施某些质量控制标准的工厂生产的产品是要贴上这种标签的。没有这样的标号,根本不能在欧洲市场上销售。我们计划在我们的某个产品上使用此类标号,莫斯科政府将补偿我们在这方面的费用。我们希望科技园区就此问题提出一些建议。这将有助于我们进入国际市场。

其它采访